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档案学会 > 兰台随笔 >

返回上一页

在档案中品味艺术

  台湾大学档案馆网站的首页上,有这样的话:“从档案中洞观历史,在档案中品味艺术——开创档案文化新意象。”档案是历史记录,因此长期以来,人们往往将档案作为史料看待,从档案中寻找有价值的信息。而能“在档案中品味艺术”的人就很少了,相关论文几乎见不到。但笔者非常认同这句话,现结合自己的工作经历,对其发表点不成熟的看法。本文谈的从档案中品味艺术,分为从档案管理工作中品味艺术、从档案内容中品味艺术两方面论述。
  1从档案管理工作中品味艺术
  首先谈从档案管理工作中品味艺术。档案管理是档案馆(室)直接对档案实体和档案信息进行管理并提供利用服务的各项业务工作的总称,也是档案事业最基本的组成部分。档案管理者,首先应该把自己正确定位于管理者身份,而不是单纯的档案保管员。档案管理者在档案工作上对他人能够进行领导与指导,使单位档案工作顺利开展,靠的是两种力量:一种是领导赋予的权力影响力和档案法规制度的约束力;另一种是非权力影响力,即管理者以自己的品德、智慧、才干、成就等人格因素所形成的对被管理者的感召力量。体现出艺术性,就是在规范严谨的档案工作基础上,我们通过自身存在的工作技巧和人格魅力,形成对他人(特别是档案利用者)的感召力量,让他人发自内心地感受到档案工作的重要性及给他带来的帮助。这种感召也是潜移默化的,他们头脑中一般不会有明确的艺术概念。当然,一些连档案管理的基本规范都达不到的单位,艺术性就无从谈起了。
档案管理主要包括收集、整理、鉴定、保管、统计、检索、编研和提供利用八个环节工作。要让大家能够品味到艺术,我们就是要在这些环节的工作中做出艺术性来。收集与提供利用工作中,与他人接触较多。我们应该以诚待人,面容和善,说话讲究方式。比如经常遇到到了该移交档案的时间,别人却不移交的情况,这时我们可以用闲谈的方式问候对方最近工作是否繁忙,称赞某项工作做得很好,然后接着询问某项工作对应的档案是否可以移交了。又如提供利用,档案工作最终目的就是提供利用。面对前来档案室查阅档案的人士,“您好”“请坐”“请稍等”这些日常礼貌用语挂在嘴边,双手将档案递给对方,都是带有艺术的工作方式。档案工作者的管理也是服务,要让利用者像在酒店、宾馆享受服务那样感到温馨。
  整理是档案工作中极为重要环节。笔者长期在基层单位工作就体会到:整理能力是检验一个档案工作者是否合格的重要标准,整理的效果直接关系到日后的档案利用,而艺术性也恰恰可以在整理过程及整理成果中体现出来。文书档案、会计档案、工程档案等不同类的档案有不同的整理方式。我们可以把整理中的分类、装订、修裱、编码等手工技术活,由技术性提升为艺术性。一个热爱档案事业且又擅长档案整理的人,可以以审美眼光,把整理看成是艺术品的生成。笔者办公室有一台切纸机,其实和社会上的电脑室、照相馆中的切纸机一样。由于很多同事不会使用切纸机,他们到我办公室来办事时,总爱好奇地找一张废纸试着切下。笔者后来专门向一些同事示范如何正确使用切纸机,并进一步讲解切纸机在档案工作中的使用方法,使他们不仅掌握了正确切纸方法,而且感觉档案工作确实具有技术性与趣味性。此外,规范化整理出来的档案,看起来就让人觉得整齐美观,富有艺术性。笔者经常遇到一些人士,他们还没有拿到具体一份文件,只是在档案库房中看到一排排档案柜中,依次排放着一盒盒档案。卷盒脊背上写着“年度2012、2013、2014……目录号1、2、3……案卷号1、2、3……” 他们看到这些“表面现象”,就称赞档案工作做得好。其实,这就是整理成果让他们感受到了档案之美,艺术性恰好在这里体现。
  档案编研工作及成果最能体现出艺术性,这已得到广泛的认同。一些档案人在研究档案、资料内容的基础上,对有关信息进行系统化整理和加工,摒弃以往枯燥严肃的编写方式,进而采用符合利用者工作需求、视觉与心理享受的形式表现出来。成都市龙泉驿区档案局胡开全同志主编的《龙泉驿百年档案记忆》,是以画册形式呈现的书籍。他充分利用各级档案馆(室)的藏品,如从区建设局档案室翻印的1979年和1986年关于龙泉镇等地的航拍照片,用以今夕对比,顿时勾起人的记忆,有沧海桑田之感!当老档案没有或不能很好地反映史事,就在符合事实的基础上有针对性地“创造”档案。如反映水利建设的东山灌溉渠、洛带客家人参与修建龙泉山隧洞,他就约摄影家去补拍。另外还搞了“龙泉驿文化再现工程”,即请画家写实性地画出了《洛带古镇闹元宵图》、《龙泉古驿道图》等,这些穿插于书中的精美画作,会让阅读者眼前一亮,极好地调节了阅读的节奏感,也照顾了本地百姓的感受。2009年江泽民同志视察中国联合工程公司时,获赠一本图册,当看到上面自己当年的工作调令和几枚印章时,立刻夸奖单位档案工作做得太好了。
  另外,我们还可以在日常生活中结合自身兴趣和特长,有意识地将档案和档案工作宣传得富有情调。比如古代藏档案文献之处,曾被称为石室、金匮、天府、兰台,现在兰台已成为档案的代名词,这些全是很雅之词。笔者爱好古典文学,于是在古诗词创作及与文友品茶聊天中,使用这些词语,让人耳目一新。当然笔者也不否认,档案工作及其艺术性的表现,不像其他工作那样场面宏大,引人注目,但请记住《论语》所说:“虽小道,必有可观者焉。”
  2从档案内容中品味艺术
  接下来再讲从档案内容中品味艺术。品味的主体,是档案的利用者,当然档案管理者有时也是利用者。品味的前提是档案最初形成时就是真实有效的文件,档案管理工作顺利开展。如果一位利用者不能及时查阅到他所需的档案,或查阅的信息不完整,那根本就无艺术品味可言了。
  现在有类档案名曰艺术档案,从艺术档案中可以专门品味艺术,本文不赘言。另外,我们还可以加强对非艺术档案中文艺作品、文艺现象的总结与研究。除了艺术档案外,在众多档案编研成果中,几乎见不到专门针对文艺作品的编研成果。对于广大文艺研究者来说,不能不说是遗憾。文艺领域的学者,也很少到档案馆查阅档案。我们可以从档案中寻找文学艺术,从文学艺术中反观历史。本文第一部分举例说明的编研艺术性,是将历史以艺术形式表现出来。而现在讲的,是专门从档案中寻找客观存在的文学艺术作品。比如楹联是一种独特的文学艺术形式,笔者业余时间还从事传统楹联文化的研究。上次笔者在四川省档案馆中查阅到两份涉及楹联的民国档案,然后写出《民国“党政命令”下的楹联悬挂——读四川省档案馆两份有关楹联的档案》一文,并向联界朋友介绍。他们说当前楹联资料的收集整理,以历史档案作切入点的很少,这个研究很新颖。
  大多数情况下,从档案中品味的艺术,是指抽象的艺术。艺术是反映现实生活的一种特殊手段,形象是艺术反映现实生活的一种特殊手段。形象从审美理想的立场出发,根据现实生活各种现象,加以艺术概括所创造出来的具有一定思想内容和艺术感染力的图画。任何艺术都离不开形象的描绘,没有形象,艺术本身就不存在。因此,要在档案中品味出艺术,通俗地说就是头脑中要浮现具体生动的形象,富有美感的画面,这是品味档案艺术最基本的素养要求。
  我们以具体的几类档案为例说明。文书档案是行政管理事务活动中产生的,由通用文书转化而来的那一部分档案的习惯称谓。包括命令、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