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档案学会 > 兰台随笔 >

返回上一页

帘卷海棠红

  去年海棠已谢才知道母校原来是有那么一大片海棠的。
  于是今年早早地便等着了,只为一次海棠花开。
  素闻海棠,花姿潇洒,妩媚婆娑,几经夜雨香犹在,染尽胭脂画不成。百花之中,略略偏爱海棠,爱其典雅而不张扬。除西府海棠外,其余种类便是连香味也几乎没有的。
  闻说古语“岷蜀地千里,海棠花独妍。”,寻得空闲,在学校偶一转,发现学校里海棠种类却是极少,几乎全是垂丝海棠,其树冠疏散,树影婆娑,花梗细长,花蕾嫣红,含苞向上,花开时才低垂了头。
  便想起了去年,看见一句诗“千缕未摇官柳绿,一梢初放海棠红”,彼时又恰好听闻老先生说学校里的海棠花开是如何的盛美,“成都二月海棠开,锦乡裹城迷巷陌”,自然心动不已。无奈眼拙,身在“香海棠国”竟不识得这素有“国艳”之誉的海棠!叹息之余,便寻人一问,才知这海棠是早已开过了。唏嘘许久,难过是必然的,后悔时,便生出一丝期盼,迫切地想要一睹海棠的奇姿。
就是这般熬着,竟也过了一个秋冬。
  人说,海棠有春秋之分,至美者,春海棠也。于是今年,我早早地就仔细关注春天了。虽是来得晚了一些,不过到底也是值得的。    
  如果你也看见了满树的如丝般垂落的花蕾,心里哪还会有什么幽怨,也就只有惊喜叫嚣着要奔泄出来了。
  历代文人多有脍炙人口的诗句赞赏海棠,陆游便称其“虽艳无俗姿”,马子严也有词“满林翠叶胭脂萼,不忍频频觑著。”。国粹《红楼梦》中更是不胜枚举了,“玉是精神难比洁,雪为肌骨易销魂”、“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淡极始知花更艳,愁多焉得玉无痕?”……
我自是俗人,也不好舞文弄墨,附庸风雅,喜爱海棠的心却也若合一契。
天气好的时候,抬眼望无一丝云,天空蓝得纯粹而近乎透明。视线平视之处,海棠便簇拥着挤入眼帘,益发明媚而耀目。纯真无邪好颜色,清新淡雅满庭芳。此刻,天地间所能见的便只有这海棠了。又说“著雨胭脂点点消,半开时节最妖娆”。若是天气氤氲,迷濛细雨,那又能生出一种别致的美来。远远望去,雨水蒸腾出一片轻纱薄雾,漫笼这半开胭脂,似香闺中步出的美人,独立细雨中,亦真亦幻,看一眼,心便柔了。最美妙的是,有月亮的夜晚。淡淡清辉弥散开来,那树,那花,甚至是那影子,无不引人神往,沁人心脾。无怪苏东坡要吟“只恐夜深花睡去, 故烧高烛照红妆”了。或者偶然从树枝中突飞出一只鸟来,枝桠便猛一摇晃,细碎的花瓣扬扬洒洒飞散开来。此时,眼里哪还有什么琐碎尘事,早已迷蒙,正是“良宵更有多情处,月下芬芳伴醉吟”了。
我本是笨,细思之,也似略解其滋味:鲥鱼多刺,海棠无香,红楼未完,张爱玲引为憾事者也。然即海棠无香,并不因此就隐忍,却一样在阳光下绽放着它的骄傲,因为无香,更生出一种异样的情愫来。清雅冷漠,只做自己,嫣然一笑竹篱间,桃李漫山总粗俗,纵是孤芳自赏又如何?在料峭春寒中绽放,才会有那蛰伏漫长一冬后的洒脱。
  于是,待月明时,邀月赏雨落未凋花,举杯醉月,先便醉了这看花人,哪管时光流水失千里,唯记得彼时花满地,月朦胧,帘卷海棠红。

 

(金牛区档案馆 叶春兰

发布时间:2016-08-30 10:39:04       阅读次数:

下一篇:传承历史 耕耘不息

上一篇:牢记主席教导 坚持为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