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档案学会 > 兰台随笔 >

返回上一页

客从何处来

  2016年刚开始的头几天,一位算是我粉丝的青年何一夫来档案馆找我,讲述了他探寻家族历史的故事……
  家族历史,与我们民族和国家的历史密不可分,家族文化可以说是中华民族人文传统中不可分割的重要支脉,家族的命运与国家的兴衰共生共存。这是一个浅显而又沉重的道理。 
  这位25岁的电脑程序设计员,利用空余时间奔走于各地档案馆,沉醉于追寻自己的家族历史,并从中收获了自己的一些感悟,这让已从事档案工作35年的我,感触良多。现将他的文章刊载于后,期望能为档案同事们,带来一些思考和启迪。

——姬勇 市档案学会理事长
客从何处来
——我的寻根之旅
作者:何一夫
    最近,央视正在热播《客从何处来》,讲述几位知名人士寻找自己家族历史的故事,我也想起了自己寻根的故事。
    引子
    很小就听家里人说,曾祖父叫何桐生,云南昆明人,毕业于云南讲武堂,后在黄埔军校担任教官。
    在初二的暑假前,我独自骑自行车去新华书店,找到了一些关于黄埔军校的书籍。书后面都附有黄埔军校各期的同学录。密密麻麻的姓名,翻了几个小时书,眼睛都看花了,也没找到祖父的任何信息,倒是对何应钦将军印象十分深刻。
  一个周末,我跟爷爷讲,要不什么时候我们一起去新华书店翻翻看?爷爷很开心,一口答应说,等你期末考试完,我们就一起去书店。
  没想到,半个月后我期末考试刚结束,爷爷因病过世。
 
  后来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一次偶然的机会,得知了一个查阅文献的网站。我无意间输入了曾祖父的名字,竟查到了陈予欢先生编撰的《黃埔軍校將帥錄》,上面有曾祖父的简介:
  何桐生(1900-1959)南京中央军校高等教育班第二期毕业。别号家烱,云南昆明人。中央工兵学校高级班、中央训练团国防要塞研究班毕业。历任军政部第六工兵团连、营、团长。
抗日战争爆发后,任中央军校工兵科爆破教官。
  1945年任工兵科上校爆破主任教官,西北战干分团工兵大队长,川鄂湘边区绥靖司令部工兵指挥部副指挥,陆军总司令部工兵署少将科长。
  在此这之前,“何桐生”对我来说就是一个名字和传说而已,网上的资料让我对曾祖父渐渐开始了好奇。
可以简单归纳出曾祖父待过的几个地方,昆明,广州,南京,成都。我沿着曾祖父的足迹,开始了这段旅行。
 
    1.昆明
  上午的火车到昆明,下午我就急忙赶去了云南省档案馆。
  在说明缘由后,工作人员便给了我一张关于讲武堂同学录的光碟,让我自己翻阅。
  在《云南陆军讲武学校同学录》里有何桐生十八岁和二十岁的文献,原来曾祖父真正的名字是何家荣,桐生是他的号。十八岁那年家住昆明县武庙街,二十岁那年家住城隍廟街。惊喜的发现,原来民国时,那会还搬过一次家。
  问起工作人员现在的昆明还有没有这两条街,说没听说过。
  回来青年旅舍,我问些老昆明人,武庙街在哪里?那城隍庙街呢?也没人知道。
  第二天一大早,我去云南讲武堂的路上。过马路时,抬头一看路牌上写着:人民中路,原名长春路、武成路。中上段因近城隍庙街,故称城隍庙街。中下段因有武庙(今武成小学址),故名武庙街。1936年统称为武成路,1998年更名为人民中路。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不禁感叹,一百年前,我们家可是昆明的繁华地段。那个激动啊,我把这条街从这头到那头仔仔细细走了一遍。虽然我不知道100多年前,家的具体位置。至少我不想错过。或者说,至少我的脚步能祖辈们的脚步踩在了一起。
当我走到云南陆军讲武堂时,看到一对新人在正穿着民国的服装拍着婚纱照。想起那些曾在这里求学过的朝气蓬勃,心怀理想的少年们,如今已变成文献档案里上一个个冷冰冰的名字。烈火青春,烽烟战场,如今都归于平静。
    可以确凿,曾祖父1901年出生于云南昆明,在此度过了生命的前二十年。而在听家人说,曾祖母童亦如是广东人,但不知具体广东具体什么地方,一说是广州,一说是澳门,但都无从考据。姑婆回忆说一家人吃饭,曾祖父喜欢吃辣,而曾祖母和大多广东人一样,常常喜欢做一些粤式的小糕点给儿女们吃。
    我也不知道曾祖父从云南讲武堂毕业后,是否是在广东认识的曾祖母,是否去过位于广州黄埔岛的陆军军官学校。我带着这样的疑问又一次出发去广州。
 
2.广州
  创立于1924年的黄埔军校,是近代中国最著名的一所军事学校,培养了许多在抗日战争和国共内战中闻名的指挥官。去参观时,工作人员给我提供了一个线索,说浙江档案馆对这段档案整理的非常好。
  后来登录浙江省档案馆官网,惊喜的找到了一张照片,标注是何桐生当年教导迫击炮时的军装照。照片比较模糊,要付费才能看清晰的。后来我去杭州,找到浙江省档案馆,花了十元钱拷贝何桐生的高清照。

发布时间:2016-02-04 11:50:04       阅读次数:

下一篇:二十四年的执着 不悔的档案梦

上一篇:传承历史 耕耘不息